星期天的草莓酱

一脸恍惚的草莓酱……等等,草莓酱有脸吗?
神隐中——
全职周江周,喻黄喻

[周江周]泽楷汪汪汪,汪

一个狗血又老套的故事。各位大爷打人不打脸有事好商量……

第二汪→泽楷汪汪

第三汪→泽楷汪汪汪

第四汪→泽楷嗷呜呜呜呜END
——————————————————————————
今年的秋天来得特别快,还在八月,江波涛已经换上了长袖,就这样,还因为前几天着凉而发了低烧。

但是低烧又怎么样呢,人还是要上班的。他可不想为了这零点几度的温度而失去马上要到手的全勤奖金。

他戴着口罩,提着公文包走在人行道上,道上的砖缝里还留着凌晨时下的雨水,一脚一脚,在湿漉漉的地面上踩出唧唧的声响。

然后他听见不远处有人在喊:“泽楷,回来!”

他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



下班以后江波涛顺路进了这家不算热闹的咖啡店,他也说不清为什么,大概只是被上午那声“泽楷”勾起了回忆。

店主在吧台后面擦杯子,一只体型巨大的金毛赫然坐在第一个吧椅上,冲着他摇尾巴。

“这是你的狗吗?”江波涛先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点了一杯摩卡。

店主显然对他选的话题很满意:“那当然。它会招呼客人。来,泽楷,握手。”

江波涛一本正经地和大金毛握了手,然后问店主:“它叫什么?”

大叔乐呵呵地递上摩卡,又开始擦杯子,轻松地回答:“周泽楷。”

虽然早有准备,但是听到回答,江波涛仍然差点一口喷出来:“周……周泽楷?是那个……”

“是啊!”店主扶了扶眼镜,一脸惊喜,“年轻人也玩荣耀啊!你支持哪个战队?”

江波涛心情复杂地摸着金毛的耳朵。

“恩……轮回……”

“知音啊!”大叔就差冲出柜台和他拥抱了,杯子也顾不上擦了,只握住他的手使劲摇:“轮回超级帅的对吧?!对吧?!我最喜欢周泽楷了,神枪手!”

“我也觉得周泽楷超级帅的。”江波涛迅速进入角色,附和着大叔。

“我最忘不了的还是当年他和叶修对打!太酷炫了!!如果不是叶修,简直分分钟打爆没商量!”大叔激动起来就什么都不顾了,点单的客人也被他甩到一边,“还有他的腹肌!六块!是真的吗?!”

江波涛再次差点把咖啡从鼻孔里喷出来。

六块腹肌,当然是假的,周泽楷哪里有时间去练出六块腹肌,一枪穿云倒是有六块腹肌,可是都不是他练出来的,那是创建角色时就决定的属性。

让一个宅男去练出六块腹肌,这简直是粉丝给出的最大酷刑。如果一定要说周泽楷有几块腹肌,江波涛可以肯定地回答他:“只有一块。”

“唉,我就知道广告图不可信。”大叔这么说着,也不见很失望的样子,“不过也都是老人啦,现在赛场上都是小年轻,看我家泽楷,已经八岁了,它出生的时候,正好是轮回二连冠。一晃眼就这么久了。”

大叔又开始擦杯子,神色柔和下来,江波涛说:“也只过去一年。”

“一年,不短了。”大叔说,“倒是很久没有听到江波涛的消息咯。当你得意洋洋的时候~他就会有所行动~”

江波涛答不上话了。他觉得胸口闷闷的,分不清是酸楚还是感动,在离开那个光芒四射的舞台后还能被别人记住,即使只是这么一小句,也让他触动不已,虽然这个大叔就算在他摘下口罩以后也没有认出他来。

“当你得意洋洋的时候~他就会有所行动~”

金毛嗷呜了一声,就像在附和一样,摇起了尾巴。

“话说哦,”大叔还是止不住话头,哼了几句以后就停了下来,“我看网上那些说法,他们说周泽楷和江波涛在一起了哦?”

江波涛这次真的把咖啡从鼻孔里喷了出来,感动与惊恐这两种情绪转变的太快,即使是善于控制节奏的他也没能好好把握住。

“咳咳咳……哪里来的说法啊!?”江波涛狼狈地在大叔的帮助下清理吧台。

“年轻人,你怎么这么古板!”擦好了吧台,大叔开始指责他了。

“我没有……”江波涛只觉得自己简直百口莫辩,他只是太惊讶了。在别人口里听到以旁观者角度讲的关于自己的八卦,真是超难得的体验,当然了,如果不是这种八卦就更好了……

“就不能是,和苏沐橙,楚云秀什么的吗……”江波涛郁闷。

谁知大叔竟然一脸鄙夷地看着他:“苏沐橙是叶修的女朋友不是吗?楚云秀,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等等等等,这都是哪里传出来的消息啊!”江波涛简直哭笑不得,前一个就算了,后面这个是怎么回事啊?楚云秀……

恩,等等,楚云秀结婚了吗?

如果算算年纪,好像是差不多了。楚云秀早他们一年退役,之后的消息确实很少。

原来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吗?

时间过得这么快,一个一个将他们甩在身后,明明回想起来觉得近在眼前,但是拿起日历一点点数起来,也已经这么久了。

一年啊,不短咯。



他也有将近一年没有见过周泽楷了。

这件事情说出去,也应该没什么人会信的吧?被戏称为周泽楷语十级,最了解周泽楷的江波涛,和他那个沉默但是可靠的队长,已经有一年没见了。

不只是见面,连电话、短信、邮件都没有来往,只在QQ里寒暄过几句。

江波涛回到公寓里,还忍不住去想大叔的话:“周泽楷和江波涛在一起了哦?”

忍不住又是哈哈地笑,粉丝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嘛。

他又想,其实说不定,周泽楷现在已经练出了六块腹肌了呢?没有了紧张的训练,他说不定也能用更多的时间来锻炼身体,用自己的腹肌去嘲笑PS的技术。

而且周泽楷现在的工作环境,也不像过去在俱乐部时一样,应该能接触到很多女性,说不定现在,连孩子都有了。

这种事说来有些不可思议,不过一想到这是对于周泽楷来说,那就觉得平淡无奇了。江波涛想,现在周泽楷应该不再是除了治疗无所不能,而应该是除了生孩子无所不能了。

想了想,他伸出手去,鬼使神差地在手机上按下周泽楷的号码。

电话里的提示音一声一声响着,江波涛看着手机,把手指移到挂断上面,看着通话界面发呆。

周泽楷的号码一直没换,他的号码却换了两个,这个新号码,好像没有通知他。说不出为什么,江波涛就是把他从名单里漏了出去。

如果周泽楷说,喂,哪位,那他是不是要说一句你猜?

哈哈哈,江波涛笑了笑,然后听到手机里传来了一声清晰的“喂”。

熟悉的声线,带着一丝迷茫,一点也没变。

他没有说出“猜我是谁”。

等到他回过神来,手机里只剩下挂断的忙音,他的手指,还颤抖地压在挂断上。

——————————————————————————
tbc
be好呢还是be好呢完全没办法决定啊。

评论(26)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