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的草莓酱

一脸恍惚的草莓酱……等等,草莓酱有脸吗?
神隐中——
全职周江周,喻黄喻

[江周江]如何饲养出一只乖巧、可爱的龙

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好困脑洞好大
《龙的饲养手册》
just脑洞……
——————————————————————————

远处的山坡上躺着一个蛋。

魔剑士江波涛又惊讶又困惑——一个存在感强到他在五百步开外就能感觉到的东西,换作是上一秒,他一定不会相信,但是很离奇地,它就是这么出现了。

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他还是握着佩剑一步步地走近了那颗蛋,而越是离得近,他越能感觉到更多更清晰的东西——

深绿带褐色,表面带着和缓的纹路,大概有他的小腿一半高。很明显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鸟蛋,因为无论从外观、大小还是气势上来看,它都远远超出了鸟蛋这个范畴。

江波涛最后在它的旁边停了下来。很让他意外,这500步的路程中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没有守护者,猎食者或者抢夺者出现,这平缓开阔的山坡上好像就只有他一个人,握着佩剑,好奇地观察着这枚不同寻常的蛋。

就这样,江波涛捡到了一个奇怪的蛋。



如果时光倒退回几个月前,江波涛很难保证自己还会为了好奇而去靠近这枚蛋,并且出于手贱拿起它。

因为这枚蛋,今天,刚才,上一秒,在他坐在小酒馆喝酒的时候,发出了“唧唧”的响声。

说实话江波涛从没考虑过这颗蛋的孵化问题,这几个月里,他都在四处流浪,这颗蛋也是随便背在背上,与其说他把这当做一颗蛋,不如说这是他在那个山坡上意外获得的吉祥物。

而现在,他的吉祥物要给他一个天大的惊喜——它要在这个酒馆里破壳了。

来不及思索自己的背部是否与母鸡的翅膀有任何相同之处,江波涛匆匆拍了几个铜币在桌上,捂着蛋跑走了。

“唧唧……”

他的蛋——不对,是他怀里的蛋即使在他快速的奔跑中仍然保持着积极的破壳势头,使劲在里面挣扎着,“唧唧”的声音也越来越响,江波涛只来得及扑进一个草丛中,新生儿就已经将蛋壳顶了开来。

“唧唧。”没有毛的新生儿亲热地啄了好几下他的脸颊,才将他从惊讶中唤醒。

——他的吉祥物真是举世罕见的吉祥物,他,江波涛,一个喜欢流浪的魔剑士,在自己的背上,孵出了一条小黑龙。



龙是什么呢?这还是上个世纪存在的生物了,人们已经有近百年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也有近百年没有得到他们的消息了。当然了,市面上关于龙的骑士小说、恐怖小说、推理小说乃至于爱情小说都是随处可见,每个作者都声称他们写的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可是你也知道,小说家都不可信。

所以,江波涛非常庆幸他刚才果断地抱着蛋跑出了酒馆,否则他和这个湿漉漉的新生儿将要面对的,就是无止境的追杀与抢夺了。

新生儿又“唧唧”叫着,用鼻尖顶了顶他的脸颊。

江波涛小心把它的蛋壳收好,以免留下痕迹,然后对它说:“不要出声,我们先去人少的地方再说。”

草丛外又传来嘚嘚的马蹄声和凌乱的脚步声,小黑龙趴在草地上,像是听懂了一样很严肃地点了点头。

于是江波涛就把它装进自己的包里,小心放在那堆蛋壳的上面,虽然他不认为新生龙的龙鳞就有被这些蛋壳扎碎的可能,但是无论如何,对待新生儿,总是要温柔一点的。

小黑龙稳稳当当地坐在自己过去的窝上,小爪子紧紧勾着背包的布料,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江波涛,看得江波涛不忍心扎上背包口。

不过这个时候可不是任性的时候!江波涛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从恍惚的状态中醒来,以淡定的姿态走出了草丛。

他一出去,就见草丛边正和术士亲吻的剑客停下动作惊疑不定地看着他,江波涛赶在他开口之前说:“草丛里没人了,你们随意。”说完就走开了。

不过他还是很确定自己余光里看见的东西——术士和剑客钻进了那个草丛。

……真是精力旺盛啊。



养一条龙,这是一件多么冒险而又浪漫的事,先不提日后会有的成为龙骑士的机会,光是龙宝宝摇摇晃晃地走过来,用双爪抓住他的食指的这一条,就足够让江波涛砸锅卖铁地去把它养大了。

江波涛还是非常喜欢小动物的,他喜欢的小动物,包括毛茸茸的小猫小狗和小羊崽,当然也包括一身黑色细鳞,眼睛大而有神的龙宝宝。

江波涛给龙宝宝起名字叫“唧唧”,因为它总是“唧唧”地叫,不过随着这一个月的生长,它开口的频率也越来越低。江波涛当然不可能有饲养龙宝宝的经验,所以他也常为这一点忧虑,不过每一次他这样询问唧唧,唧唧总是会配合地唧唧两声,好让他放心。

江波涛太喜欢小龙唧唧了,他觉得他的唧唧又可爱又聪明,还很善解人意,真是世界上最好的一条龙了。不过他也只见过这一条龙就对了。

而同时随着喜爱之情与日俱增的,还有唧唧的食欲和身型。

一个月的唧唧已经不再是那个可以呆在他背包里藏起来的唧唧了,它已经有江波涛的腰那么高,黑色的鳞片又密又亮,为了躲避人们的视线,江波涛已经带着它在荒野中游荡了近一个月了。现在的它一天要吃半只山羊,剩下的一半,会小心地推给江波涛吃。

“唧唧。” 它推了推自己面前血肉模糊的半只山羊,把羊推到了江波涛面前。

“谢谢唧唧,不过我真的不吃生羊肉……”江波涛控制着自己的视线,让自己不看可怜的山羊,一边机械地嚼着干粮,“你吃完吧。”

唧唧看了看他,最终还是爽快地把那半只也拆吃入腹。

吃完以后,小黑龙躺在草地上,扑扇着背上还没长好的小翅膀,一只爪子心满意足地拍着自己圆滚滚的小肚子,就这样闭上眼睛,打起了呼噜。

江波涛也心满意足地用自己的感知“看着”他的小黑龙吃饱喝足了躺在阳光下睡着的样子。

然后变故就在此时发生了。

他的小黑龙唧唧,就这么在他的“注视”下,冒起了一股轻烟,慢慢地,慢慢地缩短,变成了一个只有一岁左右的小孩子。

“……”

“……”

“唧唧!!?!?”

小孩子还在半梦半醒地用自己的小手拍着自己吃得圆滚滚的小肚子,结果被江波涛这悲怆的一声吓得一下睁开了眼睛:

“……啊?”

——————————————————————————
如有撞梗……算我抄你
半夜脑洞系列
哦,大孙还是没打好领带,因为我还在研究法式打法【个头】以及人果然还是要撸串儿的【不

评论(30)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