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的草莓酱

一脸恍惚的草莓酱……等等,草莓酱有脸吗?
神隐中——
全职周江周,喻黄喻

[江周江]如何教会您的龙宝宝正确地说话

接昨天那个“如何……乖巧、可爱的龙(大概是这个吧名字太长忘记了(喂))”的脑洞,半夜脑洞大……
好饿,好想吃红烧牛肉糖醋里脊醋溜土豆丝手撕包菜炒生菜红烧鱼辣子鸡黄焖猪脚蒜条炒腊肉韭黄炒蛋小笼包鸡尖可乐鸡翅茄盒盐水毛豆薯条鸭架麻辣小龙虾啊
——————————————————————————

江波涛,一个热爱流浪的魔剑士,就在这个风和日丽,阳光温暖的午后,成为了一个单亲爸爸。

因为他的小黑龙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个小孩。不过,也许这不叫莫名其妙,而叫做龙族的生长规律,毕竟江波涛过去从来没有接触过龙这一传说生物。

看起来只有一岁多些的小孩正裹着他的披风坐在他怀里,含含糊糊地说些他听不懂的单词。

“唧唧,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江波涛一边向北行进,前往不远处的拉马尔城,一边无奈地问他。

小孩子摇了摇头,又嘟嘟囔囔地说了些什么:“唔……唧唧……咿……”

“来,跟我念,”江波涛拢了拢小孩身上的披风,耐心地说,“爸爸。”

“……恩呼……唧唧?”

“爸爸。”

“恩……”

“爸爸。”

“呃恩……”

“不是我喊你爸爸啊,”几个回合以后江波涛哭笑不得,“是你,要叫我爸爸,知道吗?”

“不……”他的小黑龙终于吐出了一个清晰的字眼,尽管内容并不那么美好。

江波涛把他从左手臂上放到右手臂上,问:“为什么?”

可是小黑龙思索许久,最后还是只憋出那两个音来:“唧唧。”



江波涛觉得他现在急需一本驯龙手册。他的小黑龙明明都变成了一个小孩样,为什么还是只会说唧唧呢?

不过除此之外,江波涛对于这个变化还是十分满意的,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不用再像过去的一个月里一样拼命地躲避人群了。江波涛可是个善谈的人,尽管没有像那位大名鼎鼎的剑圣那么强的表达欲望,但他还是一个外向的正常人,要让他一直面对一只可爱但是不会说话的小黑龙,那也是有些痛苦的。

“呼,终于看见别的活人了。”走进了城镇时,江波涛心满意足地喟叹道。

而他的小黑龙,早已经在颠簸中软绵绵地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肉嘟嘟的小脸压在他的粗布衣上,一张小嘴张着,源源不断地落下口水来。



作为一个四处漂泊的流浪者,江波涛不可能没有来过这座城市。实际上他对这里可以说是非常熟悉,尤其是这条小街上的那家小酒馆,酒很不错,主食和点心也很好吃,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和老板也聊的不错。

不过说实话,和江波涛聊的不错的人,大概占和他聊过的人的百分之九十了吧。

“哎,这不是小江吗。”江波涛一在酒馆里坐下,就听见老板温和的声音。

“林老板,好久不见了。”江波涛把孩子放在自己的腿上,又用自己的袖口擦了擦肩上的口水印,回应老板的寒暄。

这家酒馆的林老板戴着一副金丝眼睛,面色和善,看上去就是个老好人,可是江波涛知道,这位温和得不行的老板,过去可是闻名大陆的流氓。

流氓这个称呼听上去不大文雅,但在荣耀大陆也是正当职业,拥有庞大的人口基数,一个斯文的流氓,听起来好像有点奇怪,不过想想那好几百万的基数,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而此时此刻,这个斯文的流氓正好奇地凑近来看江波涛腿上熟睡的孩子:“……才半年不见,你就有这么大的孩子了?行啊小江,深藏不露。”

江波涛没有戳穿,作为一个时常流浪的人,在别的地方有了一个一岁大孩子最近才发现,这好像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江波涛对这个解释很满意。

但其实呢,就算江波涛很不想承认,但是这就是事实,那就是,他,热爱流浪小有名气的魔剑士江波涛先生,至今还是处男。

江波涛当然不会在这里说出这个事实,他只是笑了笑,然后点了一扎啤酒和一份牛排。

“方锐前辈呢?”点完之后,江波涛问道。

“他还忙着任务呢。”林老板在他旁边坐了下来,用手指轻轻碰了碰唧唧的脸,“多大了?叫什么?”

江波涛早就想好了这种问题的答案,流畅地回答:“一岁了,恩,我喊他江唧——”

一只肉乎乎的小手忽然按住了他的手,压住了他的话头,江波涛讶异地看见刚刚还睡的香的小孩子已经睁开了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严肃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周泽楷。”小孩说。

“……哈?”江波涛吓了一跳。

“叫……周泽楷。”小孩很严肃。

江波涛迅速挂上微笑,对一边还处在惊讶状态的林老板说:“对,他叫周泽楷。”

“……”林老板说,“说吧,哪里捡的孩子?”



江波涛只能解释说这是他一个月前在荒野上流浪时遇见的孤儿,出于好心,他才带着他到了这里。

就在他解释完后,他的小黑龙又一次开口了:“……江……”

“怎么了?”江波涛看他。

“不是……唧唧……?”小孩子费力地说,满眼都是疑惑与不解。

江波涛的表情皲裂了。

一边的林老板忍着笑,找了个借口走开了,但是江波涛通过他抖动的双肩判断出来,他就是在笑。

有什么好笑的!

江波涛深呼吸,深呼吸,五次以后,才平静地说:“不,你听好了,我不是唧唧,你才是。”

“不……”周泽楷坚定地拒绝。

江波涛对他的拒绝视而不见,转向已经走开的林老板:“老板,我的牛排和啤酒呢?!”

————————————————————————
也许你需要一个龙语翻译,翻译如下文:
小龙崽子的意思是,你不是叫唧唧吗,怎么人家喊你小江啊?你怎么骗我,都一个月了还自己唧唧唧唧的说,搞得我还以为你叫唧唧,我说你到底是叫唧唧还是小江啊?什么,你说是我叫唧唧?不可能,这么蠢的名字,绝对不要,别说了,再说我们就分手!我是龙!我叫周泽楷!唧唧什么的,那是小鸡的名字吧?!绝对不行,这种侮辱我龙格的事情我绝对不会答应的,愚蠢的人类,我还以为你这么傻叫自己唧唧呢。不过你到底怎么想到唧唧这种恶心的名字的啊,啊你不用说话,我不是很想知道我就是随便问问,唉唧唧这种傻里傻气的名字也能喊那么久真是难以理解你的脑回路,人类都这么蠢吗?哎我还没翻译完呢干嘛拉我,去去去走开。江波涛你还问牛排,我这儿很严肃地跟你讨论呢,你怎么不听我说话?!喂,你很不礼貌啊,我可是龙,龙你懂不懂,龙的尊严你懂不懂……我说……队长!哎我来了我来了,下次再给你翻译啊!拜拜!
——by大陆的剑圣夜雨神烦黄少天
——————————————————————————
看完上面那段的都是小天使。

评论(55)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