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的草莓酱

一脸恍惚的草莓酱……等等,草莓酱有脸吗?
神隐中——
全职周江周,喻黄喻

[江周]妖魔之言

这是上半边

妖魔之言,切不可信。

——————————————————————————————

这是周泽楷第一次下山。还记得师父在送他下山前站在山门前,捋着胡子道:“世上妖魔,大多心思诡谲,诸多伎俩,你这孩子能力出众,足以独当一面,唯独在此有所欠缺。你今日下山,谨记为师的话:妖魔之言,切不可信。我等修道,本与妖魔势不两立,万不可为人欺瞒,本末倒置。”

 

周泽楷跪下,叩下三个响头:“弟子谨记。”

 

下山已经月余,周泽楷从不曾忘记师父所说的每一个字,他所遇见的妖魔不多,作恶的全部死在他的剑下,其余则被他放逐山野。

 

在他遇见这个“仙”之前,他以为今日要做的事情也是如此。

 

此处半山腰中伫立着一座宝塔,百年不倒,久而久之,山下凡人传言此乃仙人居所,在塔前建起了一座小庙,节庆时由老人打扫,平时也算是香火旺盛,据说还十分灵验,每年也有那么几个从别处慕名前来参拜的人。

 

但是周泽楷只用一眼便知道:那里根本没有什么仙人,反而暗暗浮动着黑色妖气。他今日夜里上山便是为此,念在这些年四方平安,他本已决定此次只会废去那妖物的灵智与修为,最后如何,只看上天旨意。

 

可……

 

哪里有什么妖物?若说此处有何不同寻常,那也只有那个盘腿坐在蒲团上的年轻人。可这个年轻人面容白净,眼神清澈,周身也并无妖气浮动,周泽楷也无法确定这到底是前来参拜的百姓,或是善于伪装的妖魔。

 

“你是来参拜的?”年轻人先开口了,摇曳的烛火衬着面上温和的笑容,让人生不出厌恶之心,“我是这里的守庙人。这几日恰好农忙,阁下不是山下的人吧?”

 

周泽楷犹豫一下,简单颌首,并不回答,也没有其他动作,只是转头打量着这座小小的庙宇。他在山下打探许久,可不曾听过这里有什么守庙人。

 

见他不说话,对方也并不在意,取过自己身边的食盒道:“已经入夜,你还没吃饭吧?我带了些点心,要不要尝尝?”

 

周泽楷看了看他取出的一碟碟糕点,再次犹豫了。

 

“这糕点很好吃的,你真的不尝尝吗?眼下即使下山也要半个多时辰,不如先填填肚子吧。”年轻人笑眯眯地说,把碟子朝他那边推了推,说完已经拈了一块云片糕咬了口。

 

想了又想,周泽楷还是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也拿了一块绿豆糕——他饿了,修士也是要吃东西的。

 

年轻人见他坐下来,又笑容满面道:“我是江波涛,下禾镇人,听闻此处仙人灵验,特地来守庙以示诚意。你呢?”

 

下禾镇,是这周边的地名。周泽楷慢慢嚼着那块绿豆糕:“周泽楷,天衍山。”

 

“天衍山?”江波涛咬着云片糕,眼睛眨了眨,似是在回忆,“嗯……是,那个,啊对了,是那个天衍宗吗?你是修士?”

 

周泽楷点点头。

 

“你不怎么喜欢说话。”江波涛说,“修士都是这么清冷吗?”

 

周泽楷想了想,摇摇头。

 

“真的?有谁不一样?”江波涛兴致勃勃地问他。

 

周泽楷却是不再回答了。他谨记师父的教诲,心中仍存警惕。若说是参拜,此人出现的时间也实在是奇怪,周泽楷坐下来,一方面是自己饿了,另一方面也是想多看一会,却不是要让对方把他的话都套走的。

 

“道长好像对我有些意见啊。”江波涛察觉到他的防备,笑道,“这样吃了我的东西还这个态度可不大好啊。”

 

虽然话有些唐突,但是由他这语气说来倒是有一股说不出的熟稔,让人厌恶不能,反而生出一些愧疚来。

 

周泽楷就是这样,默默地噎了一下,顿了顿,把手里剩下的绿豆糕放回碟子上。

 

江波涛噗嗤一笑:“你……你也不用……哈哈哈,吃了一半的放回来,又让我怎么处理?”

 

周泽楷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一下子尴尬起来,看着那半块糕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你是第一次下山吗?”

 

周泽楷在一阵尴尬中点头。过去十几年他潜心修炼,下山以后忙于斩妖除魔,说来,这倒是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坐下来和陌生人谈天。对于谈天这门技艺,他着实是生疏得紧,平常人知道他是修士,哪一个不是恭恭敬敬请他,见他不说话,也是不敢多言,哪像这个江波涛,左右问了许多。

 

最后他还是吃完那块糕点,拱手告辞后去宝塔下转了转,却是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说实话,如果此人并非妖魔,周泽楷还是愿意与他相交的。他遇到的许多人,见他不喜说话便道他个性清冷,也不会与他多言,知道今日他才知道,其实,和人谈天的感觉也是不错的。

 

不过,也得他能与对方谈得起来。江波涛就是个不错的人选。

 

周泽楷抱剑收敛气息,坐在塔下树丛中,不再动作。

 

 

 

直到午夜,周泽楷才察觉到一丝异动,猛然睁眼。塔下妖气开始浮动,渐渐浓郁——有妖物靠近了。他身形紧绷,随时准备冲出去。

 

“泊远,阿启,你们怎么来了?”此时庙中烛火一阵晃动,却是江波涛迎了出来,他只在亵衣外披了一件外袍,看来是已经睡下。

 

“你怎么又醒了。”那个被唤作泊远的男子皱眉,“我们脚步声很重吗?”

 

阿启却是不以为意,笑嘻嘻地举起手中两只兔子给江波涛看:“看,今晚加餐。”

 

江波涛叹了口气:“你们,半夜来此便算了,怎么还要吃宵夜。虽说山上并无猛兽,你们也不应如此莽撞啊。”

 

“哎呀哎呀,”阿启推着他的肩膀把他推进门去,“我们哪里要你担心。来来来,泊远快去拾些柴火来。”

 

那个泊远正要点头,却被江波涛拉住了:“这黑灯瞎火的,拾什么柴禾,罢了,庙里还堆着些,用那些吧。”

 

周泽楷不动声色地皱眉,他总觉得江波涛朝这边看了几眼,但却是无法确定,毕竟夜色太浓。

 

这两个男子,必定是妖物无疑,周身浮动的妖气可半点做不得假,而江波涛,依旧表现如常,就像一个误交妖魔的凡人一般懵懂不知,此时他却是有些焦躁起来:那两个妖魔靠近江波涛是打算做些什么?那个江波涛,连自己的朋友是妖魔都不知道吗?

 

“快快快,我要两个腿,我们先分了,让小明吃那些骨头去吧。”阿启说着,探头朝庙外看了看,然后将门合上,“这山风也是怪凉的,冻坏你就不好了。”

 

还有一个……

 

周泽楷默默思量。就是小明这个名字,真是不怎么样。

 

 

 

第二日清晨,江波涛在扫着石阶上的落叶,却忽然发现下方石阶上出现一双穿着黑靴的脚,抬头一看,却是周泽楷站在面前。

 

“道长,你怎么又来了,难道说此处神仙连你们修道之人都未曾见过吗?”江波涛笑道。

 

周泽楷想了想,此处没有仙人,因此说没有见过也是没什么错的,遂点了点头。

 

江波涛侧过身子给他让出一条路来,却见周泽楷正盯着他埋在路旁的黑灰与兔骨,只好说:“昨日半夜我几个胡闹的朋友来看我时带来两只兔子,硬是让他们当做夜宵吃了。”

 

周泽楷想起昨晚在外面听见他们四人抢夺兔肉时的打闹,忍不住也是一笑。

 

江波涛将下巴杵在扫帚上,看着周泽楷:“道长笑起来也是十分英俊。其实有个问题我昨日就想问了:你们修道择徒,是否需要看长相?”

 

周泽楷茫然摇头:“……为何?”

 

“自然是因为道长长得好看。”江波涛噗嗤一笑,“仙人话本里,哪个仙人不是俊逸无匹,哪个仙子不是清丽奇绝?本以为皆是戏言,昨日见了道长你,倒是让我认真了起来。”

 

停了一会,他又问:“确实不看长相?”

 

“不看。”周泽楷说。

 

江波涛开心地拍手笑道:“那在下也有希望咯?”

 

周泽楷仔仔细细地看看他,又把住他的左手探查好一会,才摇摇头:“不行。”

 

江波涛一下垮下脸来:“你也不给我说点好话。”

 

“真的不行,你没灵根。”周泽楷很认真。

 

本来以为对方会生气,谁知他又是噗嗤一笑:“哈哈哈,道长你,也太好逗了。”他一边笑一边摆手,“我自然知道自己不行,不然今日就和道长一样了,何至于在此守庙。”

 

周泽楷看着他笑,自己也跟着笑,其实自己也不太明白到底有什么好笑。

 

 

 

眼下正是农忙,并没有多少参拜的人,周泽楷就坐在蒲团上看着江波涛扫完了石阶又去打扫塔下的落叶,打扫完了落叶又拿起抹布去擦拭神像,反正是一下都不得停。更难得的是,就算手上一下不停,他还是在和周泽楷说话,周泽楷点头或者摇头都能知道,也能将有些一面倒的对话持续下去。

 

周泽楷很喜欢这种感觉。他现在很确定谈天也是一种很有趣的活动,就是不知道为何以前都没有人能和自己聊起来,想到这一点,他既庆幸又遗憾。

 

到了正午时分,石阶上跑上来一个少年打扮的人,周泽楷认识他,他便是昨晚的第三只妖物,名叫杜明,因为来晚了,只分到两对兔耳朵,也因为这个,与那个吴启打了起来。

 

“江大哥!”杜明开开心心地拎着个食盒冲到庙里来,直到进得庙里,才看到坐在蒲团上抱剑的周泽楷,瞬间惊恐地后退,若是他的头发披散,此刻只怕是要全部指向天上了。

 

“嗯?”江波涛看看杜明又看看周泽楷,“小明,你退后干什么?这位是天衍山的周道长,是我昨天遇到的,虽然持剑,但是人很不错,并不是凶戾之人,你不要害怕。”

 

杜明抱着食盒全身都在打哆嗦,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道道道道长……”

 

江波涛叹了口气,转向周泽楷:“这是我朋友杜明,他平时不是这样的,此次如此冒失,还容我替他向道长赔罪吧。”

 

周泽楷淡淡地看了看杜明,点了点头。

 

杜明见他没有动手的意向,小心翼翼地把食盒放在脚边:“那……那个,江大哥,午饭在这里了,我……我我我我我先回去了!”

 

说完拔腿狂奔而去。

 

江波涛愕然地看着他的背影,许久才回过神来,摇摇头,把食盒拿了过来:“也不知道他为何这么害怕你,我看你还算面色和善,并不骇人啊。”

 

周泽楷表示很赞同他的看法。

 

“道长是否要和我一同吃饭?这次没有准备,小明带来的饭菜少了点,还请道长将就将就了。”江波涛笑眯眯地。

 

周泽楷毫不客气地点头。

 

此次江波涛也没有任何表现异常的地方,但有一点不可忽视,就是那三个妖兽与他的关系颇为有趣,看起来不存恶意,反而是有些敬意,但是,要怎么样才能让妖物对凡人刮目相看呢?

TBC.

评论(1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