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的草莓酱

一脸恍惚的草莓酱……等等,草莓酱有脸吗?
神隐中——
全职周江周,喻黄喻

[江周]切不可信

上半边妖魔之言

妖魔之言,切不可信。

——————————————————————————————

渐渐地,周泽楷算是在这附近停留下来了。他本是下山历练,不存在目的地一说,此时也算是随遇而安。不过附近也不再有什么妖物,请他的人也愈来愈少,吃饭的钱倒是成了问题。但是有江波涛和他几个妖物朋友在,这也不是什么难事了。而且他与江波涛也是相处十分愉快,他喜欢与江波涛谈天,即使是不再说话,他也喜欢和江波涛呆在一块。这个人,就像名字一样,清润如水,让人提不起任何反感之意与提防之心,只让人觉得舒服。

 

这几日下来他算是知道,这三只妖物平时就在山下小镇上的地主家做短工,其余时候进山采药,捕猎,倒是没有害过人,既然如此周泽楷也看在江波涛的面子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未曾像过去对待妖魔一般将其驱逐荒野,只是多加注意。

 

且不说这三只也算是万分大胆,自从发觉他没有敌意之后,便毫不客气地把他也划入了他们的圈子之中,平日玩笑嬉闹从不落下他,但是比起相互之间,对待他的玩笑也算是十分有分寸。

 

“小周?”江波涛唤他。

 

“啊?”周泽楷睁眼。

 

“你刚才这是入定了吗?可是我只不过去后面打个水,入定竟然这么快?”江波涛饶有趣味地看着他。

 

周泽楷不想说自己想关于他们的问题想出神了,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

 

江波涛又笑:“今夜你又要打坐吗?”

 

“嗯。”

 

“这般不累吗?我铺盖卷还是够大的,我并不介意和你挤一挤。”他说,笑容带着几分狭促。

 

周泽楷看看他。

 

“怎么,你嫌弃我?”江波涛又说。

 

周泽楷摇摇头,又不忍心拒绝他,还是走过去:“你睡里面。”

 

江波涛又笑:“你睡外面是为了替我防这山间的魑魅魍魉吗?”

 

“……”这山间若还有什么魑魅魍魉,那也就是你那三个兄弟了。

 

 

 

自此周泽楷算是真的吃江波涛的,住江波涛的了。让他十分满意的是江波涛的睡姿非常端正,甚至一整夜都不会挪一个位子,倒是江波涛时常打趣他夜里会磨牙说梦话。

 

“你昨夜说‘师妹等等’了。是哪个师妹?”吃过晚饭江波涛又开始笑他,“可是漂亮?”

 

周泽楷也闹不懂自己怎么会说这个,默默地憋出个红脸来:“还好。”

 

“你还没说是哪个呢。”江波涛正色道。

 

“……就一个……”周泽楷有些不情愿地说。

 

“你们天衍宗就一个女弟子?”江波涛一副吓坏的样子,“那可怎么分?”

 

“不分。”周泽楷严肃道。

 

“噗……”江波涛又是一阵笑。

 

“江大哥!老大!”正说着,就听见吴启的喊声。

 

周泽楷实在不想承认这个称呼,但是奈何妖兽性格顽劣,捉弄似的不肯改口,他也只好随他们去,真不知道若是师父知道有几个妖兽喊他老大,又会是什么表情。

 

“阿启?”江波涛有些吃惊,这恰好是入夜时分,暮云黯淡,而这三只,来时不是饭点,便是午夜,会在这个时间出现也是十分少见。

 

眨眼吴启便已经到了门口,脸色惨白:“快,快下山……”

 

“怎么了?”江波涛冷静地问。

 

“泊远和小明被捉了!”他一边说,一边却是紧盯着周泽楷。

 

周泽楷还未反应过来,一片茫然道:“谁?”

 

吴启着急地捉住他的胳膊:“别说了,快点,晚了就怕赶不及了,我太慢了,只怕回去已经……”

 

周泽楷这才明白,他是说有道士将他们抓走了,怪不得要盯着自己,只怕是担心那道士与自己相识。

 

“你们……”江波涛却是赶不上他们的脚程,远远地落在了后面。此刻周泽楷也没法顾及他,只能让他不要急,小心一点,便跟着吴启急匆匆地先走了。

 

待到下山见到那个道士,却是两个人都吃了一惊。

 

“师兄?你怎么还在这里?”对方惊讶地看着他,眼神转了一会,也皱起眉头:“你怎么与这些妖兽混在一起?你该不会忘记师父所说,这些妖魔,最擅长蛊惑人心!莫要上当才是!”

 

周泽楷就像中了一记闷锤,脸色煞白。

 

“师兄,你这是什么表情?”他那直肠子师弟的脸上已经带上不解与担忧,“该不会是有什么大妖胁迫你在此停留?如今我也来了,你大可不必害怕了……”

 

周泽楷抿着苍白的嘴唇说:“不是。”

 

他那师弟孙翔犹疑地看他一会,道:“真不是?”

 

“不是。”周泽楷说,看了看满面惊疑与愤恨的三只妖兽,“他们……不曾作恶。”

 

孙翔大皱眉头:“师兄,你认识他们?莫不是被迷了心眼,这妖物说话哪里是能信的?”

 

“嗯。”周泽楷闷闷道,却不是认可的语气。

 

孙翔看了看他们,最终还是伸手解开吕泊远与杜明身上的束缚:“此处事情我会禀告师父。”

 

吕泊远和杜明一经解放,马上奔向吴启,三只妖兽青烟一样地跑远了。

 

周泽楷垂眼看着地面,许久才万分疲惫地回答:“嗯。”

 

 

 

周泽楷缓步走回山上,夜里,这石道周边满是树木,月光也难以透露,使得人满眼漆黑,几乎分不清方向。

 

“小周……”前方有人影伫立,轻声喊他。

 

周泽楷停下脚步,道:“这里……是塔的边界?”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啊小周。”江波涛勉强一笑,“他们……”

 

周泽楷打断他:“我明天走。”

 

“走?”江波涛的声音还是轻轻的,“回去……天衍山吗?”

 

“嗯。”

 

沉默一会,江波涛轻声笑道:“不若跟我回下禾镇吧。”

 

“不行。”周泽楷说完,又向前走去,不再说话。

 

待到眼前得见小庙的烛火时,江波涛又开口道:“你这么些日子,吃我的喝我的,此时却是挥挥袖子就要走了?”

 

周泽楷顿了顿,最终还是闷声道:“对不起。”

 

“对不起又是什么意思?”江波涛已然是咬牙切齿。

 

周泽楷回身直直地看着他,坚定道:“我不会给你开塔。”

 

江波涛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我不会放你走。”周泽楷看着他的眼睛说。

 

“……你知道。”江波涛笑容惨淡,“是了,你这么聪明,想来是早就知道了。怕是你从来都没有信过我……”

 

周泽楷不说话。

 

世上妖魔,大多心思诡谲,诸多伎俩。你这孩子能力出众,足以独当一面,唯独在此有所欠缺。你今日下山,谨记为师的话:我等修道,本与妖魔势不两立,万不可为人欺瞒,本末倒置。

 

“我没想让你帮我开塔。”江波涛说。

 

世上妖魔,大多心思诡谲,诸多伎俩。

 

“我只是……”

 

我等修道,本与妖魔势不两立。

 

“我只是喜欢你。”

 

周泽楷睁大眼睛,愕然看他,禁不住后退两步。

 

但这寸许的距离没有丝毫用处,江波涛抓住他的衣襟,骤然倾身上前。

 

唇齿交融。周泽楷从未体会过这种热度,脑海中就如同放烟火一般四处爆炸,震得他难以思考,更何况那人已经拨开他的衣襟,双手四处滑动。

 

万不可为人欺瞒,本末倒置。

 

他不住喘息,脑袋一片混沌,一双手紧握成拳,又骤然松开。江波涛吮吻着他的脖颈,一片滚烫之中,他感觉到冰凉的水珠滚在他的胸膛上。一滴两滴,寒冷刺骨。

 

妖魔之言,切不可信。

 

妖魔之言,切不可信。

 

切不可信。

 

……

 

 

 

江波涛肉身被镇压高塔之下,在外只有一个元神勉力捏造出的假象。他在这个小庙里等着他,用言语和假象蛊惑他,让他留下来。而周泽楷顺其自然不再离开,最初是为了观察,后来却是为了他。

 

他以为自己不曾表露,却还是被江波涛抓住了把柄。江波涛说那句“我喜欢你”的时候,眼中仿佛光芒流转,一往情深,如利刃直刺他的心底,让他防无可防。

 

可是……

 

 

 

周泽楷记不起前一晚到底是几时才睡的,但看着现在的日色,只怕是很晚。他从江波涛的铺盖卷里爬起来,默默地给他卷好,又拿起扫帚,去扫石阶上的灰尘。

 

等到扫完了石阶,他又拿着抹布,将那神像与案几擦拭干净,最后将塔下清扫了一遍。

 

如此,已经是午后。这一日,那三人都没有出现,没有嬉笑打闹的声音,山间静悄悄的,一片冷清。

 

“我走了。”他低声说。

 

没有人回答他。

 

待到他走上石阶,却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慢慢地走了上来。

 

“道长。”老太太笑眯眯地,“道长也要祭拜神仙的吗?已经是午后,只怕道长还没吃过午饭,来,老太婆这里有些饼,若是不嫌弃,拿几块去吧。”

 

周泽楷接过她的饼,道了声谢,正要离开,老太太又问:“小江呢?”

 

周泽楷一愣:“什么?”

 

“那个下禾镇来的小伙子啊!他已经守了好几个月的庙了,将这里打扫得如此干净。老太婆这次也算是来看他,怎的,他出去了吗?”

 

他只觉得口中一片苦涩,讷讷地说不出话来。

 

“婆婆。”江波涛从小庙后面绕了出来,笑容一如往常,“你怎么来了?这么热的天气……”

 

周泽楷转身离开。

 

待到行至山脚,他终于忍不住,还是转身奔上了山道。

 

江波涛正在门口送那个老太太,见他出现,双眸一亮,却也很快被压制下去,看着老太太离开,方才转头。

 

“我也是。”周泽楷说。

 

江波涛看着他,不笑也不说话。

 

“我也是。”周泽楷走进小庙内,又重复了一遍,“可世上妖魔,大多心思诡谲,诸多伎俩。”

 

江波涛只是看他。

 

“你说的话,我一句都不信。”周泽楷坚定道,每一句话都在心中打磨许久,流利无比,“我不信你……你只是想要我帮你打开这座伏魔塔而已。”

 

“……你……”

 

“我喜欢你。”周泽楷微微一笑,他走过去,吻在江波涛唇上,“但我不会给你开塔。”他轻声说:“平手。”

 

他轻轻退后,却被江波涛一把拉住。

 

“没有骗你。”江波涛笑着看他,那笑容一如往常,“我喜欢你。”

 

那双眼睛看着他,仿佛蕴满了这世界所有的星光,璀璨夺目,毫无破绽。

 

“我不信。”

 

世上妖魔,大多心思诡谲,诸多伎俩,你这孩子能力出众,足以独当一面,唯独在此有所欠缺。你今日下山,谨记为师的话:妖魔之言,切不可信。我等修道,本与妖魔势不两立,万不可为人欺瞒,本末倒置。

 

妖魔之言,切不可信。

——————————————————————————

我本来想写一个诡计多端!满腹阴谋!善于欺骗!演技逆天!表面无害!其实很可怕的小江!小周是坚定不移!勇于面对!不受诱惑!有绝对原则的帅道长!虐心,完全没写出来。虐心,虐心,虐心。。。手残没药医。。。

评论(35)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