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的草莓酱

一脸恍惚的草莓酱……等等,草莓酱有脸吗?
神隐中——
全职周江周,喻黄喻

[江周]烟嗓

烟嗓

乐队paro,半夜的脑洞段子,并没有什么逻辑可言……(抽打

 

周泽楷从不抽烟,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一点。作为一个歌手,最重要的当然是自己的嗓子,周泽楷深刻地明白。

但有些人还是不知道的,比如说刚到轮回的江波涛。

江波涛是方明华挖来的键盘手,样貌平平,看起来就是个好好先生,但手速超人,键盘功力溜得飞起。

他身上常带着一包烟,偶尔也会抽几根,但大多数时候还是递给了别人,比如说现在。

“周队,初次见面。”他站在周泽楷面前,从距离到神情,到拿烟的手势都无一不恰到好处,让人难以拒绝。

但就是这样的恰到好处,让周泽楷有了一种将被一眼看穿的感觉,任谁都不会喜欢这种仿佛被剥光观察的感觉——于是他坦诚地皱起了眉。

随后他便发觉面对一个初识的队友,如此地表达不悦很不适宜,正打算努力说点什么来缓和气氛的时候,江波涛却忽然笑笑,撤回了手,调整了一下姿势,虽然微妙,但周泽楷敏感地发现,刚刚那种感觉已经消失不见。

“抱歉抱歉,周队是主唱,不抽烟的吧?”江波涛神情自若地把烟收回了盒子里,“我没有保护嗓子的习惯,不好意思。”

周泽楷愣了愣,回:“没事。”

“那还是握个手吧。”江波涛伸过手来,周泽楷轻轻握住,骨节分明的手线条硬朗,指腹带着薄薄的一层茧子,就连温度也是适中的,让人禁不住放松了警惕。

“……你好。”周泽楷握着对方的手想了许久,最后还是只说出这样一句。

江波涛“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恩,你好,这之后请多指教了。”
 
 
  
“请多指教咯。”江波涛还是这样说着,用拳头用力砸了一下周泽楷的肩膀,“接下来,我可不会有一个音的失误。”

此时此刻,他们站在全国总决赛的赛场的休息室里,给自己的乐器做着最后的调整。

“请多指教。”周泽楷目光直视着灯光四射的舞台,坚定地点头。

“果然还是有点紧张。”江波涛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盒,轻轻一抖,动作轻巧而熟练地以两只手指夹住抖出的那支烟,另一只手已经“咔嚓”点上了火。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有些恶劣地把烟一股一股地吐在周泽楷的面前,问:“小周要来一口缓解压力吗?”

周泽楷看着他,用力在面前挥了挥手把他故意吐出来的烟扇走,以不赞成的目光看着他。

“哎,别那么看着我啦,开个玩笑而已,就算你真的要抽我也不会给你抽的,这个时候半点差错都不能有的嘛。”江波涛摆着手无奈地说。

周泽楷眯起眼睛,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忽然伸过手来,把他夹着烟的右手拉了过去,就着他的烟嘴吸了一口。

就在江波涛惊吓地看着他的时候,他凑上前来,把含在嘴里的烟全部喷在了江波涛的鼻尖。

江波涛在惊讶之中被喷了一脸,禁不住咳嗽起来,但没咳几声,他就发现刚才恶作剧成功的周泽楷也在拼命地咳嗽。

“咳咳……哈哈哈咳……!小周你……咳你也不用这么拼吧!”

“……咳……不……”

站在后面调试琴弦的队友们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但是不管怎么说周泽楷的嗓子是绝对不能疏忽的,眼下这种情况,不管他们有多想点起火把让这毫无自觉的两人在真正的浓烟中灭亡,此时此刻却还是不得不把他们经理方明华的妻子特调的药茶拿给周泽楷。

看着周泽楷咕咚咕咚地灌了好几口茶才缓过气来,作为老烟枪早就止咳了的江波涛在一边嘲笑道:“这下子小周要有烟嗓咯,好像也还挺适合这首歌的吧。”

周泽楷没什么底气地在杯子后面瞪了他一眼。

“小周怎么突然接受抽烟了?”江波涛笑眯眯地问。

“报复。”顿了几秒后,周泽楷说。

江波涛上下扫视了他。

虽然只是很普通的动作,但却给了他极大的危机感。

他感到这些目光就好像能够穿透他的衣服甚至身体一般,可以将他的心掏出来放在x光上观察,就如同第一次见面时,江波涛不经意摆出、又很快修正的,他习惯性的却让周泽楷坐立难安的姿态。

——这是属于江波涛的攻击,一种只对直白而又敏感的周泽楷有效的精神攻击。

两年后的周泽楷就像当年一样毫不掩饰地皱起了眉,狠狠瞪着那边得意洋洋的江波涛。

而得意洋洋的江波涛却丝毫不受影响。

就在精神攻击大获成功,周泽楷不堪忍受地转过头去的时候,江波涛忽然侵身过来,低声说:

“小周如果想吻我的话……”

他在周泽楷的唇上用力亲了一口。

“也不用这么隐晦。”

“——如果暗恋我的话,就更是如此了。”

周泽楷受到了会心一击。

 
 
 
 
 
休息室内的单身狗受到了会心一击的会心一击。

给周泽楷递水杯后就站在一旁的杜明悔恨地已经跪下了。

“放过我们吧,拜托了。还没在一起就这么闪,还让不让人活了?!!”

评论(2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