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的草莓酱

一脸恍惚的草莓酱……等等,草莓酱有脸吗?
神隐中——
全职周江周,喻黄喻

[江周]愚蠢的排骨

忽然之间想起我还写过这个,混个更……(殴打

几个月前参江周食物主题合志《饿》的文。

 ——————————————————————————————

江波涛一直相信一点,那就是“狗”这种生物,是非常可怕的。

这当然和他在小时候被乡下外婆家的狗一口咬在腿上,被隔壁的小比格犬追出两条街,摸方明华家的博美犬的时候被咬到差点缺赛……都毫无关系。当然毫无关系,江波涛绝对不是因为经历了这些可悲的事情就开始害怕狗,他只是单纯地对狗这个物种有一些独特的见解。

比如说,狗这种生物,天生就是跟踪的一把好手,这一定不是一个巧合……一定是有什么“人”把这种特性加在了这个可怕的物种上,好让这种表面憨厚的动物成为他监视他人的道具。

活生生的证据就是,今天早上他从菜市场回来的时候,有一只奇怪的狗一直跟着他。

这是一只中型犬,抬起的头大概能蹭到他的膝盖上面,一身黄澄澄的毛在爪子上泛出渐变的白色,毛茸茸尾巴抬得高高的,卷成一个圈。

这只没有系项圈的狗,已经从菜市场一直跟着他走到了小区门口。

这一路上,为了确定“有只狗在跟着我”这个可怕的猜想,江波涛已经停了三次,拐了八个弯,多绕了至少六百米的路,期间走过了人声鼎沸的早市街道,绕了三条熙熙攘攘的小巷,连江波涛自己都差点找不到自己在哪。

但最后,当他历经千辛万苦,停在小区门口的时候,这只狗依然在他身后,就像走累了一样,吐着舌头,卷着蓬松的尾巴,用那双圆圆的琥珀色眼睛紧紧地看着他。

江波涛站在小区门口,不得不清醒地认识到自己艰难的处境。随后他就陷入了激烈的心理斗争之中:

这只狗到底为什么跟着他?

它有什么阴谋?

它想对他做什么?

谁派它来的?

它是公的还是母的?

它是什么品种的?

……

为什么今天是他买菜!!!

 

“它一定有什么阴谋!”江波涛在厨房内来回踱步,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一定是有谁派它过来偷偷观察我!”

“恩恩。”灶台前的人一边切着小葱一边严肃认真地点头。

“狗这种东西太可怕了!”江波涛拍着流理台说,“他们简直就是这个世界的暗皇!”

“……猫呢?”周泽楷停下手,把案板上的青椒丝放进碗里,这么问了一句。

流理台上的水龙头淅淅沥沥地流着细小的水流,周泽楷把碎葱撒在已经咕噜噜冒着泡的酱汁排骨上,转头去他刚刚提回来的环保袋里找别的蔬菜,没有再说话。

江波涛咬着刚才偷偷捻出来的酱汁排骨,语塞:“不许提无关紧要的问题!”

“哦。”周泽楷无辜地看了他一眼,从袋子里拿出了蒜薹,塞到他手上。

江波涛两口吃掉还没被酱汁浸透的排骨,擦了擦手,就着刚刚放好的一盆清水一根一根地洗起蒜薹,还忿忿地说:“周泽楷你不要这么不当回事!你给我认真一点,有一条狗!跟踪我!好不好!”

“……”周泽楷切着大蒜想了一会,说:“不好……?”

江波涛冷静地把蒜薹都放在周泽楷刀下,“咔嚓”一声,蒜薹就着大蒜一起被切成了两半。

周泽楷接过两半蒜薹,“咔嚓咔嚓”地切了起来,小声说:“小江,不要怕狗。”

江波涛转头就走。

 

为什么世人都如此愚蠢,要把目光都集中在猫身上呢?明明狗才是最可怕的物种。

这些可怕的生物有着不同于人类的交流方式,以尾巴为天线,随着摇动的频率以及指向方向的变化发射不同的电磁波信号,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交流;更可怕的是他们还伪装成人类的好朋友,顶着“忠诚”的名号一点一点地融入现代人类社会。

人类跨越时间与空间的交流实现在文字发明之后,而狗不需要发明任何东西,他们只需要在电线杆下面撒上一泡尿就够了。

太可怕了!江波涛看着那只黄澄澄的狗围着超市门口的电线杆嗅来嗅去地转了好几圈,使劲拽了拽周泽楷的手。

这只狗一定是在解读其他的狗在电线杆下留下的尿液中蕴含的信息,这本来并不碍事,但是似乎是注意到江波涛在看它,它竟然摇起了尾巴,往这边走了两步。

周泽楷转头看了他指的方向一眼,露出了可爱的笑容:“柴犬!”

江波涛想要露出恨铁不成钢的鄙夷神色,奈何周泽楷的笑容太灿烂了,害得他也忍不住微笑了一下。

笑过了之后江波涛才反应过来:“——我没有问你这是什么品种的狗!”

“……母狗。”周泽楷又看了一眼,确定地说。

……

江波涛现在最为苦恼的一件事情就是,他的队长兼恋人周泽楷,也是愚蠢的地球人之一。准确地来说,整个轮回,只有他一个人如此睿智。

说不定整个世界上也只有他一个人明白狗是多么可怕……

想到这个,江波涛不知是喜是忧。

 

周泽楷开始喂那只狗了。

那只柴犬是整个小区里唯一一条流浪狗,每天徘徊在他们家楼下,蓬松的尾巴卷成一个圈,任由路过的女孩子伸出手去摸他毛绒绒的耳朵。

这只狗喜欢吃排骨,每一次只要周泽楷提着排骨下楼,它就要在他身后跟上好半天,又摇尾巴又蹭腿,见此情形,江波涛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那天这只狗要跟着他一直到楼下了。

但菜市场买排骨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跟上他了?

看着周泽楷伸手去摸柴犬的头,江波涛有些崩溃地想道。

“毛球!”周泽楷蹲在楼下,左手提着排骨,右手捏着柴犬的耳朵说。

……竟然连名字都起好了!

江波涛冷静地说:“小周,要去俱乐部了,你快一点给它吃完,不然要迟到了。”

周泽楷乐不思蜀地拉着柴犬的尾巴,头也不抬地“哦”了一声。

毛球“汪汪”地叫了两声,又去舔周泽楷的手掌。

“小周……”江波涛再次出声。

周泽楷“嗯”了两声,又去摸毛球的肉肉的爪子,把它的两只前爪都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轻轻地拉它的脸。

毛球好像很开心地摇着尾巴,任由周泽楷把它的脸拉成饼状。

江波涛拿着车钥匙生无可恋地站在一边。

你看,狗,是一种多么危险的生物。可以瞬间夺走恋人的注意力,让你活在寂寞的空气中……

最重要的是,那份糖醋排骨是他午饭的加餐!是他的!是他的!

 

伤心的江波涛在休息时间萎顿地坐在椅子上,怨念地看着饭盒里只剩一半的糖醋排骨。

“今天的加餐是糖醋排骨?”吴启凑了过来。讨论江波涛的周一从家里带来的爱心午餐一向是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虽然说到了最后这些美味的排骨的很大一部分都会被怜悯单身狗的副队好心地分进他们的餐盘里,但这并不与他们攻击队里这两个秀恩爱的脱团狗相冲突。

“等等,怎么只剩下一半了?”吕泊远用颤抖的手指指着江波涛,“副队,我一直以为你不会做偷吃这种事情!你是想饿死我们对不对?”·

周泽楷坐在他的座位上,对喧哗的那一边发出了疑惑的眼神。

“还是说队长,你这次少做了一半?为什么?!”吴启发现了周泽楷的目光,立即转移目标,“你……你们这些残忍的脱团狗!平时对我们发出必死的秀恩爱爱爱爱黏黏糊糊你侬我侬讨厌不要快来嘛光波已经够过分了!这一次,连应有的补偿都要克扣吗?!”

“简直不是人!”杜明在电脑后面附和。

“简直不是人!”吕泊远说。

“简直不是人!”于念说。

“简直不是人!”方明华也跟着说。

“大明你给我走开!”江波涛冷静地吐槽道。

“哦。”方明华耸了耸肩。

周泽楷旁听了一会,总算从吴启这段堪比黄少天的废话之中找到了重点:“没有……狗吃了。”

“狗?你们养狗了?”几个人面面相觑。

于念皱着眉说:“可我记得,副队怕狗……”

“咳咳咳……!”吕泊远假惺惺地咳嗽了几声,用力打断了年轻人天真的话,“副队不喜欢狗的吧。”

训练室里刹时响起一片恍然大悟的虚伪的咳嗽声。

江波涛高冷地不理他们。

但周泽楷已经掏出了手机,开心地翻到了相册,把他给“毛球”拍的照片调了出来:“可爱!”

“啊是柴犬!”

“真的好可爱,一点都不脏啊,一定很招妹子喜欢。”

“吕泊远你还真是三句脱不了把妹。”

“总比小明暗搓搓的好。”

“等等为什么我又中枪了?!吕泊远,你给我出来解释一下!”

“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啊?”

“女孩子。”

江波涛已经心如死灰。

人类啊,愚蠢的人类。他冷笑一声,敲了敲桌子:“休息时间结束了。”

 

等到下一个周五,毛球依然在小区里卷着尾巴绕着草地走来走去,低头嗅着其他的狗留下来的讯息。

看到江波涛和周泽楷走过楼下,还没等周泽楷眼巴巴地祈求江波涛宽容两分钟去摸摸它,它就已经自己跑了过来,在两个人的裤腿上蹭来蹭去。

并且不停地用鼻子拱着周泽楷手里装着排骨的塑料袋。

江波涛抬头看空气,已经不想再去看自家恋人毫无原则地掏出刚买来的排骨给流浪狗吃的场景,正在感慨悲凉之时,却听到周泽楷忽然在毛球一片咔嚓咔嚓咬骨头的声音中说:“和小江一样。”

咔嚓咔嚓。

“真好啊。”

咔嚓咔嚓咔嚓。

“我会这么咬骨头?!”江波涛终于忍无可忍地反驳道。

周泽楷站起来,嘴角上扬,夕阳中眉眼柔和得仿佛融化,引得江波涛也忍不住跟着微笑。

“就是很好,小江。”

傍晚的光线映得气氛正好,在这无边的暮色之中江波涛觉得自己受到了双重攻击,刚才周泽楷那一个笑已经戳到他破甲,现在这一句话就直接打到他僵直了。

“……你可以多摸一会。”江波涛说。

周泽楷转头看看四周,飞快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就又蹲下去了。

江波涛猛然觉得自己上当了。

狗实在是太危险了!!连周泽楷这样的人,都因为狗而使出了情话攻击,就为了能多摸它一会!危险的生物,危险的狗。

江波涛盯了这一人一狗半天,毛球似乎是看见他在看它,也抬头冲他吐舌头,咧着嘴笑。

鬼使神差地,江波涛弯下腰去,摸了摸它的耳朵。

软绵绵的。他忍不住多揉了几把,毛球甚至还在他手心里蹭了蹭,绒毛蹭得他心里都痒痒的。

然后他低下了头,意外地看见周泽楷脚下的塑料袋里已经空无一物。毛球叼着最后一根排骨,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所以江波涛周五的晚上没能吃到他想了一周的排骨汤。

当然周六也没能吃到,因为周六是周泽楷买菜,而这一整天他都没能下床。

 

狗是危险的,但是这一只好像并没有暴力倾向。既然没有暴力倾向,那么一切都很好办。江波涛哼着小曲捏着毛球的尾巴想。危险的狗做着危险的事情,不过这和我偶尔捏捏他有什么关系呢,我这还占了敌方便宜。

毛球咔嚓咔嚓地咬着排骨,慢悠悠地摇着尾巴。

而周泽楷孤零零地站在一边,手里晃着车钥匙发出清脆的声音,但是,这根本唤不回恋人的注意力。

直到这一天,他终于知道了。

——狗真是一种危险的生物啊。

 

愚蠢的人类。毛球咬着排骨,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

大声告诉我你们想我了吗!?

_(:з」∠)_(谁还记得你

评论(26)

热度(198)